1. 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人民參與和促進法治
      人民參與和促進法治
      深圳西鄉司法所聚合社會賢達調解重大疑難糾紛
      說事評理10年無一意外死亡糾紛案激化
      發布時間: 2019-08-05 15:45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07_07_1668.jpg

      首席評理員趙勇仕做死者家屬工作。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唐榮 攝

      07_07_1658.jpg

      評理員彭國元(右一)對糾紛進行分析點評。 徐巖 攝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鄧新建 鄧君

      法制日報通訊員  劉洪群 劉武

      晚上8點,廣東省深圳市寶安區西鄉司法所說事評理調解室燈火通明,首席評理員趙勇仕和法律工作者林燕純、邱金水人等為解決一宗死亡糾紛忙碌著。

      “請再給我一杯水。”連續喝了兩杯水的趙勇仕還是覺得渴。說事評理調解室里開了兩臺空調,但趙勇仕頭上的汗水依然滴滴嗒嗒往下流。

      正在進行的是一起死亡糾紛案件的調解工作,從當天上午9點開始,死者家屬與酒店方各持己見、互不相讓,5名資深評理員輪番說事評理,依然沒有進展。下午,趙勇仕等司法所工作人員繼續做雙方的說服工作。晚上,調解到了最后沖刺階段,能否成功在此一舉。

      7月4日,一名28歲的男子獨自入住深圳市寶安區西鄉街道一連鎖酒店722房。7月5日下午,服務員打掃衛生時,發現這名男子用毛巾纏繞脖子吊在洗手間的玻璃門框上。法醫初步鑒定為自縊身亡。

      死者家屬要求酒店從責任和人道主義方面給予20萬元補償金。雙方經過多日協商,沒有達成一致,共同向西鄉街道人民調解委員會申請調解。西鄉司法所迅速啟動說事評理調解程序,并通知電腦自動抽取的評理員到場參與調解。

      7月10日上午,西鄉司法所調解室里,說事評理首席評理員趙勇仕對糾紛雙方進行了調解程序告知。隨后,調解室內唇槍舌劍,雙方當事人各自闡述理由。

      “兒子死后,我沒有到酒店去鬧,而是尋求法律途徑。我的要求也不高,20萬元很低了。”死者的父親認為,兒子登記入住酒店就與酒店產生合同關系,酒店設施設計不合理,兒子才有機會上吊身亡。因此,酒店應對他兒子的死負責。

      “警方已經認定是自殺,一個人想死,我們也無法控制。”酒店經理說,事件發生后酒店業務下滑,有的員工已經辭職,要酒店賠償20萬元毫無道理。

      糾紛雙方盡情陳述后,5名評理員逐一進行評理。

      “類似的事情在我的湖北老家也發生過。”評理員彭國元說,從公安機關初步勘查結果來看,死者自縊與酒店設施之間沒有關系,要酒店承擔責任沒有足夠理由。不過,死者家屬沒有鬧事,沒有在更廣泛的范圍內對酒店造成進一步影響,酒店從人道主義立場出發,應當給予死者家屬一定安撫。

      “白發人送黑發人,大家都感到心痛。”趙勇仕說,如果死者家屬對此次調解不滿意,可以走司法程序。酒店方則要積極處理死亡糾紛,不能因處理不善產生不穩定因素。

      下午臨下班前,雙方依舊未能達成協議。趙勇仕宣布調解暫停,而后進行了點評:“對死者家屬提出的人道救助必須支持,深圳市對非因公死亡的補償標準是8434元,應適當考慮死者家屬的安葬費、來回路費和人道救助。死者家屬也要換位思考,假如有人跑到你們家里死了還問你們要錢,你們該怎么辦?”

      雙方僵持后繼續調解,直到臨近晚上8點,終于達成一致意見:死者家屬對死者自縊死亡無異議;酒店方從人道主義出發,支付死者家屬一定的補償。

      “我們對司法所的處理很滿意,他們盡職盡責,依據法律從人道立場分析問題,讓我們拿到救助金,很感謝!”死者家屬代表說。

      “只有疑難雜癥的矛盾糾紛案件才會啟動說事評理進行調解。”趙勇仕說,這是他參與成功調解的第212宗死亡糾紛案件,在這些案件中,獲得補償最高的有143萬元,最低的5000元。

      今年50歲的趙勇仕是四川達州人,曾在達州當過派出所民警,2010年8月到西鄉司法所當街道辦人民調解員至今,累計參與調解矛盾糾紛案件500多宗,獲群眾贈送錦旗60多面。

      西鄉司法所所長虞榮芳說,說事評理調解機制與人民陪審員制度類似,由老黨員、退休老干部、黨代表、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及社會各界賢達人士主動報名,組成了一支包括278名評理員、33名首席評理員的固定調解隊伍,在西鄉街道遇到重大、疑難糾紛需要調解時,從評理員數據庫隨機抽取,到說事評理調解現場開展調解工作。

      “說事評理機制的設立,相當于建立起一支為人正直、公平公正的人民調解隊伍。”說事評理員彭國元說。

      今年58歲的彭國元來自湖北孝昌,當過老師,后在孝昌縣委政法委工作20年,曾任縣綜治辦主任、維穩辦主任和縣委政法委副書記,退居二線前任孝昌縣信訪局局長。因兒子、兒媳在深圳工作很忙,沒有時間帶孩子,所以彭國元提前退休到深圳幫忙帶孫女。

      2017年年初,彭國元散步時與隔壁小區的一名老干部聊天,得知西鄉司法所說事評理調解工作需要評理員,在那位老干部的極力推薦下報了名,至今已參加說事評理調解近50場。

      “很多糾紛不單要依法,還要依情,把情說清楚,解開心結,雙方當事人才能從內心服從法律。”彭國元說。

      記者了解到,2009年,西鄉司法所首創說事評理至今,通過說事評理平臺共調解矛盾糾紛487宗,其中成功調解460宗,調解成功率94%;所調解的意外死亡糾紛案件沒有發生一起起訴、民轉刑或引發群體性事件。

      責任編輯: 李石蘋
      插菊花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