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當前位置: 首頁 > 時政要聞 > 政法要聞
      政法要聞
      著力破解三大改革難題提升執法司法公信力
      解讀政法領域全面深化改革推進會
      發布時間: 2019-07-22 15:14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周斌 蔡長春

        推動領導干部主要辦理疑難復雜、影響重大、新類型案件,促進領導干部辦案常態化;建立公安機關辦理重大、疑難案件聽取檢察機關意見建議制度;檢察長發現檢察官的處理意見有問題的可以直接作出決定……通過著力破解權責平衡難題,全面強化執法司法責任。

        改變“重刑輕民”的法律監督格局,加強對民事案件審判的檢察監督;落實錯案責任倒查問責;對司法人員辦理案件長期由同一律師或同一律所代理的建立動態監測分析機制,嚴防司法人員與律師互相“勾兌”……通過著力破解監督制約難題,全面增強執法司法公信。

        探索建立刑拘直訴機制;充分發揮人民調解基礎性作用,完善律師調解機制,探索專業調解組織、公證處按照市場化方式參與糾紛化解,從源頭減少進入法院的案件;制定為死刑復核案件被告人提供法律援助的規定……通過著力破解案多人少難題,全面提升執法司法效能。

        7月19日在四川成都召開的政法領域全面深化改革推進會提出,深入推進司法體制綜合配套改革,著力破解上述三大改革難題,全面提高執法司法質量、效率和公信力,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

        領導干部辦案常態化

        著力破解權責平衡難題

        據了解,司法責任制改革后,司法權運行方式發生重大變化,法官檢察官辦案自主權增大,建立權責一致的司法權運行新機制成為改革落地見效的關鍵。

        會議提出,要完善權力清單制度,尊重法官檢察官辦案主體地位,研究制定法官檢察官權力清單和履職指引,細化法官檢察官、助理、書記員職責清單,形成分工負責、運行有序的司法辦案工作機制;嚴格落實獨任法官、合議庭辦案責任制,堅持突出檢察官辦案主體地位與檢察長領導檢察工作相統一,真正做到“誰辦案、誰負責”。

        此輪司法體制改革前,審者不判、判者不審問題突出,領導干部只簽發裁判文書卻不直接審案成為常態。此次會議提出,建立健全領導干部辦案情況匯集、分析機制,完善內部公示、考核監督制度,促進領導干部辦案常態化。

        領導干部辦什么案,怎么辦案?會議明確,科學確定入額領導干部辦理的案件類型,配套完善分案機制和司法輔助人員配備模式,推動領導干部主要辦理疑難復雜、影響重大、新類型案件,充分發揮辦案示范引領作用。

        落實司法責任制后,領導干部的責任不是輕了,而是更重了,因為領導干部不僅要自己辦案,還承擔了監督管理職責。

        會議要求,準確厘清干預過問案件和正當監督管理的界限,強化院庭長監督管理職責,完善案件監管全程留痕制度,將履行監管職責情況納入考核評價體系,切實解決不愿管、不敢管、不會管問題;檢察長或者受檢察長委托的副檢察長、檢委會專職委員,發現檢察官的處理意見有問題的,可以要求檢察官復核或者提請檢委會討論,也可直接作出決定。

        就完善統一法律適用機制方面,會議提出:健全類案和關聯案件強制檢索制度,完善專業法官會議和檢察官聯席會議制度,健全審委會、檢委會討論決定重大、疑難、復雜案件的工作機制,確保司法標準統一、法律適用統一;完善檢察機關退回補充偵查工作機制,給公安機關開列補充偵查提綱,必須明確案件的偵查方向、證據要求、取證意圖,避免出現不必要的退回補充偵查;建立公安機關辦理重大、疑難案件聽取檢察機關意見建議制度,全面推行刑事案件法制部門統一審核、統一出口工作機制。

        強化專項治理檢察監督

        著力破解監督制約難題

        實踐證明,失去監督的權力必然走向放任,只有依靠強有力的外部監督制約,才能防止權力濫用。

        因此,會議針對性提出,強化政法系統執法監督。

        具體而言,盡快制定出臺加強政法系統執法監督的意見,完善和改進黨委政法委執法監督制度;中央政法單位組織開展執法司法大檢查和專項治理,最高法、最高檢適時組織開展虛假訴訟和民事審判深層次違法問題監督專項活動;推動在市、縣公安機關建設執法辦案管理中心,探索建立派駐檢察機制,引入速裁法庭、援助律師,前移監督端口,著力構建一站式、全要素、即時性的執法監督管理新模式。

        作為法律監督機關,強化檢察監督是題中之義。

        會議要求,盡快修訂《人民檢察院民事訴訟監督規則》,改變“重刑輕民”的法律監督格局;推動加強對民事案件審判的檢察監督制度機制建設,對重大案件發揮檢察一體化優勢,拓寬監督的廣度和深度;落實檢察長列席審委會會議制度,強化監督質量和效果;全面推開監獄巡回檢察,充分發揮“巡”的優勢、“駐”的便利,主動發現違法減刑、假釋、保外就醫等突出問題,防止有錢人有權人成為法外之人。

        強化懲戒問責是一大有力抓手。會議要求,明確法官檢察官懲戒與紀檢監察職能的邊界,理順懲戒程序與紀檢監察程序的銜接機制,建立程序嚴格、保障有力、處罰慎重的法官檢察官懲戒制度,確保錯案責任倒查問責機制落到實處;同時,健全公安機關執法監督管理委員會機制,完善執法過錯糾正和責任追究程序。

        陽光是最好的防腐劑,只有構建開放動態透明的陽光執法司法機制,主動將執法司法全過程、全要素依法向當事人和社會公開,才能讓暗箱操作沒有空間、司法腐敗無處藏身。

        會議提出,在法院檢察院系統內部對律師代理情況進行公開,對司法人員辦理案件長期由同一名律師或者同一個律師事務所代理的建立動態監測分析機制,對涉嫌利益輸送等問題的依法嚴肅查處,嚴防司法人員與律師互相“勾兌”。

        探索建立刑拘直訴制

        著力破解案多人少難題

        過去五年,全國法院受理案件從1420余萬件增長到去年的2800余萬件,人案矛盾突出。如何破解案多人少難題,成為會議研究討論的一項重點。

        從源頭減少進入法院的案件是關鍵。

        會議提出,深化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改革,推進“無訟”鄉村(社區)創建,加強一體化矛盾糾紛調處中心建設,努力實現矛盾就地解決;按照自愿、合法原則,探索開展立案前先行調解,完善委派調解工作機制,引導鼓勵當事人選擇非訴訟方式解決糾紛;充分發揮人民調解在化解矛盾糾紛中的基礎性作用,健全行政調解制度,完善律師調解機制,探索專業調解組織、公證處按照市場化方式參與糾紛化解,推廣建立統一的在線矛盾糾紛化解平臺。

        實踐證明,民事案件繁簡分流和刑事案件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對于破解案多人少難題、提升執法司法效能頗有成效。

        為此,會議要求,探索開展民事訴訟制度改革綜合試點,優化司法確認程序,完善小額訴訟程序適用機制,探索擴大獨任制適用范圍,深化“分調裁審”機制改革,推進案件繁簡分流、輕重分離、快慢分道;扎實推進互聯網法院和移動微法院試點工作,探索構建適應互聯網時代需求的在線訴訟規則,推動訴訟理念重塑、模式重構和流程再造。

        同時,盡快制定《關于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指導意見》,完善速裁程序運行機制,規范簡易程序、普通程序適用,完善程序轉換機制,構建中國特色多層次刑事訴訟程序;健全法律援助值班律師制度,完善認罪認罰自愿性審查機制,建立聽取被害人及其訴訟代理人意見機制;探索建立刑拘直訴機制,規范起訴裁量權、量刑建議權,在全程提速同時防止“幕后交易”等司法腐敗問題。

        當前,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正在深入推進,各地積極落實證人、鑒定人、偵查人員出庭作證制度,推動出臺完善技術偵查證據法庭調查和使用規則,推進庭審實質化。同時,如何發揮律師在這項改革中的重要作用,成為社會討論的熱點。

        會議給出了一條科學可行路徑:擴大刑事案件通知辯護范圍,推進律師辯護全覆蓋試點,制定為死刑復核案件被告人提供法律援助的規定,落實律師代理申訴制度。

        會議提出,要繼續深化執行體制機制改革,健全完善執行工作長效機制,強化全國法院統一管理、統一協調、統一指揮的執行管理模式,健全繁簡分流、事務集約的執行權運行機制,健全綜合治理執行難工作格局,出臺《關于加強綜合治理從源頭上切實解決執行難問題的意見》,防止執行難反彈。

        瞄準三大難題,統籌多方力量,綜合施策、精準發力……各地各部門將以此次會議為契機,在新的起點上繼續砥礪前行,全面解難題、謀發展,深入推進司法體制綜合配套改革,讓廣大人民群眾能夠有更強的獲得感和滿意度。

        法制日報成都7月19日電

      責任編輯: 楊翠婷
      插菊花综合网